【驕陽似我】(待更)-顧漫

驕陽似我

喜愛程度:待更中

文案:

“如果比喜歡多一點就是愛,那麼,比愛多一點是什麼?”
“比愛還要多一點?”他側頭望我,然後淺淺地笑,說,“對我來說,就是你。”

——驕陽似我

〜〜〜〜〜〜〜〜〜〜〜〜〜〜〜〜〜〜〜〜〜〜〜〜〜〜〜〜〜〜〜〜〜
現代文。

我站在月臺上,看著疾馳而去的火車,感覺好像送走了自己的青春年華。
那疾馳而去的青澀歲月。
一去再不會複返。


幾年前因漫漫的《微微一笑很傾城》讓我第一次體會到書中網遊的樂趣,知道了肖大神的存在,而後又見七年漫長等待的《何以笙簫默》體會了何以琛的深情,於是開始瘋狂追起漫漫的其他作品。

感謝萬能網路,找到了寫了8個章節的《驕陽似我》,也是痛苦的漫長蹲坑的開始。第8個章節,正是西瓜被同學誤會以及莊序為了讓西瓜能順利畢業打破自己原則幫她寫論文之時。。。而這篇只有開頭的文就沉在我心中的某個角落,在心底深處等候著它的後續發展。結果在以為還要蹲很久很久時,突然發現漫漫開始填坑了!!!看完上冊後久久不能自己,因為它已觸動了我心底深處某一根弦。

其實最純淨的幸福是不曾經歷過情傷,直接與初戀的人踏入禮堂,僅管最後會有點小小遺憾,覺得沒趁著大好年華多談幾次戀愛但那終究是幸福中的無病呻吟罷了!而絕大多數的人,都會歷經傷人或被傷的過程,才與生命中註定之人永遠守候一起。

如果說一個女人生命中必然存在的兩個男人,那麼,第一個男人就是『初戀』(或暗戀、單戀)的人,一個可能讓妳獨自承受歡、喜、悲、怒情緒但他卻不知道妳感受的那個人,或讓妳承受愛情中第一次大傷痛而久久無法痊癒的那個人。另一個男人就是適合自己,可攜手共渡晨昏,一起體驗人生高低起伏,一起融合觀念一起成長的『相愛相知相守』的那個人。

所以如文所序,曾經,西瓜想和某人一起實現的夢,最終都由另一個他陪著完成……

這命運牽扯的三個主角—莊序,西瓜,林嶼森。

各自因成長背景的不同,而有相當回異的思考邏輯與個性。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出大學篇與出了社會的西瓜有何不同之處?大學活動的範圍局限於校園,是座象牙塔,最重要的事只有兩樣,課業以及與朋友間的人際關係。然而出生背景本就良好的西瓜,她的純天然個性及直白作為,很容易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傷及他人自尊,但當時的她並不自知,一來是因她很年輕,再來因為她的生長環境所造就。也就是她的隨興,所以告白失敗讓她嘗到了人生中第一場挫敗,辜且不論這傷害大小如何,但絕對是西瓜人生中的一顆震憾彈,讓她開始注意『周遭』的看法。

可是莊序不同,貧困家庭出身,有病母有個念書的弟弟要照顧,他有他的責任要擔負,天性高傲,自尊心強但又極其敏感,所以言詞犀利,傷人自傷。西瓜與他因家庭背景基準點早已南轅北轍,雖然先天條件(父母)不是為人子女可以選擇,但莊序必需凡事靠自己,努力向上做到最好才會有機會爭取好的工作,才能有機會站在頂端,甚至於如大家所言,才能夠有那個“身份”配的上西瓜。可是這完全是莊序個人一廂情願的想法,在某一方面甚至於可以說他是自私的。他自私的把自己未來藍圖規畫好,但隱忍自己的情感沒讓西瓜知道,又如何要求西瓜一定要如學生時代一樣在原地單戀著他永遠不變。

青春最美好但同時也是最殘酷的。美好來自於嚮往,殘酷來自于現實。

西瓜從隨興隨意沒有很大責任包袱的女孩,踏入了社會,經過一番歷練將逐漸羽化成蝶。她的責任在哪里?本來她可以當個無憂無慮等著家人養的千金大小姐,而神(這裏的『神』指的是漫漫)在此賜給了西瓜很好的禮物,一個叫做林嶼森的成熟男人。

說他完美強大嗎?我倒不認為。因他也有弱點,也有沮喪之時。如果說莊序個性偏陰暗深沉,林嶼森的個性就屬那抹和絢陽光。因他的出現讓她無法變成一隻懶散員工,林嶼森不經意的幾番提起她才是BOSS,這種不經意的觀念養成,其實也是一種責任感的培養。

如果說林嶼森年齡長西瓜、莊序六歲就應該及必須”成熟“,這觀念是錯誤的。現實生活中到處充斥著徒增年齡心智卻幼稚的人,所以一個人的成熟度與否,年齡絕非主要條件。林嶼森出身於豪門世家,必須面對自家大企業中接班的派系鬥爭,其間的錯綜複雜及派系佈局環環相扣,黑暗面絕非一般人可以想像。從他本是個專業外科醫生,家中擺著的醫學雜誌,明白說明著他本來的理想抱負都在醫界非商界,一場車禍導致黃金之手無法執刀,不難想像他如何痛苦渡過那幾年的時間。

這兩個在西瓜身邊的男人,一個自小從貧困中成長,一個含金湯匙卻中途受挫成長。而顯然地在這兩個人身邊的西瓜所展現出來的樣貌也完全不同。在莊序身邊的西瓜,需顧及他的自尊,需小心亦亦,卻仍不經意地導致互刺對方的局面。兩人各想各的,不理解對方的思路,因為他放不下身段,因為西瓜從來只想著莊序他應該是如何如何想的…這代表一件事,兩人思考事情不在同一水準上。青梅竹馬的容容在莊序面前幾番向西瓜挑釁諷刺,莊序卻放任其行,一個男人若真正面對自己喜愛的女孩,照理說保護心是發于自然,莊序考慮自己的心情永遠在西瓜之上,與容容間的不清不楚的曖昧也任其發展,無論從哪一個角度看來,偏自私的屬性居多。因為讓一頭熱的容容多年來也處於不明不白的地位與立場,卻不知道心裏有人卻不明斷另一女人的念想有多殘忍,因為一個女人有多少年華可以經得起消耗?

林嶼森是總部調過來蘇州分部的主管,一開始因某些原因理由(作者在此埋了伏筆)也不待見西瓜,總是隱忍住某些似要爆發的情緒卻說不出口,但卻從工作相處中的點滴,從西瓜摔樓時他的驚慌,直到西瓜住院期間,互相走出平和的第一步,讓西瓜也放下原有成見看到了林嶼森不同的一面,一個真正的他。這個男人他展現原有的特質,溫柔的一面、大氣的一面、助人的一面、傲嬌自戀的一面,還有,幫助西瓜成長的一面。我看見了在林嶼森身旁的西瓜很自然很愉悅,看見了西瓜從隨心所欲中展現出來的輕鬆可愛,她在他身邊蛻變成一個越來越漂亮的女人,而不是一個失去了自我或失去了信心或變成尖酸刻薄必須靠偽裝來自保的女人。

一段美好的戀愛可以讓女人變美,一段差勁的戀愛會讓女人變的面目可憎。

緣份來臨時緊握在手不放,它就可以是你的。當緣份來臨時,因顧及左右終可能因此而永遠錯失。時機永遠不待人!一秒就可以決定未來。

隨著西瓜走出了校園,在工作環境中逐漸有自己其他的想法,以她成長速度相信她未來也能夠聰明地決定好走的方向,成熟度可以讓她什麼樣的男人適合她,什麼樣的男人可以與她長遠走下去。故事也可以是現實中的寫照,一個成熟的女人絕對有能力做好屬於她的選擇。

讓我們祝福西瓜,期待西瓜可以如書名一樣找到一位讓妳似驕陽般盡情顯露妳最陽光一面的男子,也祝福兩位或許可以真實存在于我們現實戀情中的莊序及林嶼森。

引述讀者妮果子對男配莊序的書評就非常精闢。

那天晚上我們分手,一個人想著再見,一個人想著未來。這句話的意思再明白不過,西瓜和莊序就此錯過,他們已經走上了截然不同的兩條路。只是西瓜已經重生,莊序還活在過去。他們兩個之前的對話,看得很是捉急,莊序的愛是隱忍沉默的,他一再的追問,無非是在多次誤會之後還想從西瓜那裏得到一個證明,一個依然還愛他的證明。他可以帶著這樣的一個證明,一份希望,他唯一的一顆大葡萄,去追逐他的未來,在他構想的未來裏,必定有西瓜的存在。不曾想,在西瓜看來,她和莊序之間的故事,如同她的青春歲月,就此落幕。大學時代最後的一次獨處,成了她對莊序最後的告別式。這真是一個傷感的故事,重重誤會之中,西瓜最終也沒能明白莊序未曾出口的那些話。很多年以後,無論他們重逢或只是回憶,無論遇到林先生或是其他人,大學時代的莊序,永永遠遠就停留在那個時空那個位置,無關未來,無關變遷,他是屬於一個少女青蔥歲月的一部分,每個人都曾經有過卻不同於旁人的那一部分。

作者顧漫

她說
這世上必有一個人,會和她不離不棄寵辱與共,如果現在還沒有,那是她沒有找到,不夠幸運,而不是他不存在……
她說
她喜歡晒太陽,喜歡到處亂爬,喜歡悠閒度日,喜歡一切讓人溫暖感動的東西……
她說
她的願望很偉大,要天下太平,然後,渺小的微不足道的她和父母還有朋友們也很太平……
她說
她的目標很渺小,片瓦遮頭,每頓有肉,然後抱怨房價好高,幸好自備龜殼,環保便攜又牢固……



本文已出繁體版(上冊)

驕陽似我(上)

【鴆之媚】(待更中)-司溟

鴆之媚

喜愛程度:(出版停更)

文案

鴆:傳說中的一種毒鳥。把它的羽毛放在酒裏,可以毒殺人。
之:助詞,表示領有、連屬關係。
媚:李漁《閒情偶寄》:“媚態之在人身,猶火之有焰,燈之有光,珠貝金銀之有寶色。女子一有媚態,三四分姿色,可抵過六七分。”
〜〜〜〜〜〜〜〜〜〜〜〜〜〜〜〜〜〜〜〜〜〜〜〜〜〜〜〜〜〜〜〜〜

現代文。

女主極美且妖嬈,不小白不聖母,有小心機,有點小壞,簡單說,就是一個妖女把潔身自好的男主迷得亂七八糟的故事。
本文每一章的小標題都來源於英法小說名,雖標題名並不完全和內容相稱,但感覺很美。

女主伍媚人如其名,人神共憤的一個妖女。男主沈陸嘉出身高幹世家卻不從政,在金融界拓展一片天,人品好,感情內斂,純情忠犬,易臉紅害羞會吃醋。與女主相較之下,男主沈陸嘉在情感方面青澀得就像一枚綠果子,女主常不動聲色的挑逗男主,讓男主一顆心七上八下,調戲手段高明。

我個人倒是蠻喜歡有自己的想法,個性灑脫有自己的堅持,壞的有個性的女主!書中描述女主16歲就考上名門大學,從女主應徵男主公司時出的最後一道刁難考題”熊的故事”就可以看出腦袋結構非一般常人所及。
書中從中帶出了女主過往的身世秘密、男主扛的名門家世擔子、男配被回憶苦苦糾纏……這些外在光鮮亮麗的男男女女,其實剝掉了那層外殼,也不過是有血有淚的平凡人。

P.S.. 本文中【溫度】的男主莫傅司也有串場友情演出。

illust671_thumb.gi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