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安調】-墨寶非寶

2018561747126b.jpg

喜愛程度:★★★★☆

《文案》

女帝當政的時代,武氏李氏的爭權鬥爭不曾止息。
那樣風華絕代的他唯獨對她,生死不棄。就連那個站在皇權最高位的人,也只對她情有獨鍾。
他說,不怕念起,唯恐覺遲,既已執手,此生不負。
他說,若稱帝,江山與共,若落敗,生死不棄。
命運已經不受控制,深陷其中的他們和她們面對這種種誘惑、犧牲、爭權奪利……是否還會記得最初的承諾……
---
武家貴女,李家皇孫
相識大明宮,結緣太初宮,身份尊貴,卻難求那一旨賜婚,就此錯過
或可笑,武家天下,宮諱莫測,誰人會苛責情薄意短?
我本願以己薄力,保你一生平順,卻難料,逼你放手天下,虛度此生。
不怕念起,唯恐覺遲,既已執手,此生已盡。

〜〜〜〜〜〜〜〜〜〜〜〜〜〜〜〜〜〜〜〜〜〜〜〜〜〜〜〜
古言文。

墨寶非寶發表過的第一本也是至今為止唯一一篇正式古言,背景設在唐朝武則天稱帝時期。

男主角李成器(初封永平郡王)在歷史上確有其人,六歲時以唐睿宗李旦嫡長子身分立為太子。唐代詩人張枯有讚賞李成器笛聲的詩句:「梨花深院無人見,閒把寧王(李成器曾被封為寧王)玉笛吹」。能詩歌,通曉音律,尤善吹笛。由此可見李成器就算非皇子身分加持仍是個才情卓越風流倜儻的人物,透過女主武永安眼中的李成器,總是帶著一抹輕淺溫柔的笑容,彷彿絕世仙人般的美好,是她一生無悔與執著的初戀。

而在武則天則天大聖皇帝以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女人之姿登上至高之位,廢掉唐朝,建立武周,時值武皇登基次年,武家天下。李氏一脈皇族的皇子皇女們步步為營,恭謙小心,不干議時政,也不與人交結,惟恐一句話一個舉動就惹來殺身之禍。

武家貴女武永安,流著武氏血液,身為郡主,自幼養在武則天身邊,卻因在大明宮太液池邊一次不小心誤撞武皇與其面首情事,與隱身於韶華閣附近的前太子李成器有了交集。幾番刻意,從私下筆墨詩書交流中產生對彼此的好感,直到漸生情愫,心繫彼此,再到後來李成器表白,私訂終身。

ca678a357f5a3665d24238d5a92bb2b2.jpg


我這一生所求,不過和妳白首。
不怕念起,唯恐覺遲,既已執手,此生不負。


也許這場年少表白反而如同枷鎖禁錮了永安,如果兩人僅是一般的皇親貴冑,兩情相悅也許成就的是一樁天賜良緣,可惜兩人身分讓他們咫尺天涯。武則天臨朝時監視網遍布整座皇宮,一個曾經的李氏皇太子,這個隨時可能顛覆及威脅武周朝的前太子身分早早注定著李成器不可能求娶永安為妃,年紀尚輕的李成器,一心等待機會求武皇的賜婚,卻在此時爆發出在其母妃因東宮巫蠱案被暗地以殘忍方式凌遲處決,再加上永安為李成器出手解救其胞弟李隆基於危機之中後,命運捉弄反被武皇指婚予李隆基,兩人終究錯過,就算有再深的愛戀也僅能暗藏在彼此心中無法言說。

相較於李成器隱忍又雲淡風輕般的性格,弟弟李隆基的個性更為明顯更為張揚,愛恨皆表露於外,對永安除自幼情份之外,更多的是想珍視她把她護於羽翼之下。比如為了讓永安避開宅鬥引發朝堂禍端,李隆基會選擇去寵幸其它的妻妾,讓她獲得片刻安寧。可是在永安眼中的李隆基,卻僅是個攻於心計之人。可惜李隆基做再多女主仍選擇視而不見堅定其心,畢竟兩人相識的時間點不對,永安心中自12歲起就只有一個人,一如李成器在大婚前心中就只有永安一樣,後來再出現如何優秀或溫柔體貼的人,都無法取代已被裝滿的一顆心。

整篇文章將歷史及相關的重要人物穿插於其中,武則天臨政時殺伐果決,卻也盲目地任用近臣,導致後宮男寵權力巨大,但臨老面臨的難處卻在皇位的傳承上──
是被廢的中宗李顯或者嗣子李旦?正統李氏與武氏處於對立立場,在這奪回皇位之戰洪流中兩人幾番錯過,但也由於是採取深宮內院中的永安角度來看這場權力鬥爭,難免無法補全唐朝復位及還原爭權謀略的全貌,再加上永安一心只有李成器看到的永遠是美好的一面,與李隆基不經意透露其兄李成器的另一面,難免淡化皇權鬥底下的骯髒手段,只能說生於看似太平盛世,實則暗潮洶湧的大明宮中,只要是皇室之人又有哪個不擅權謀,不論手腕? 更遑論身為皇嗣的李成器。

可是也正因為李氏兄弟身處於這每一步都可能人頭落地的宮廷中,那一句「至親性命,天下不換」更可了解到在李成器心中,皇權之位也無法超越手足之情,也因他的謙讓,才會有後世李隆基登上皇位(唐玄宗)前期的開元之治。

通篇略帶著淡淡愁緒,情節有很不少部分考究歷史,上官婉兒也好,太平公主也罷,也許這些被禁錮於最高權力宮殿漩渦中人人皆身不由己,再更多是心不自由,所幸即使現實曾經將他們分離,他們卻未曾放下過彼此,幾經波折後命運將他們又推回彼此懷裡,不畏流言蜚語的兩人此生終可再次攜手,珍惜這份得來不易的姻緣,給了差點在風雨中夭折的愛情一個完美的結尾。可是香草認為這終究與最初最純淨的年華就走在一起的感覺又有完全不同的感受吧。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