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耽美)-木蘇里

某某

喜愛程度:★★★★☆+0.5

《文案》

盛望搬進了白馬弄堂的祖屋院子,一併搬進來的還有他爸正在交往的女人。
他爸指著那個女人的兒子對他說:叫哥。
桀驁不馴吃軟不吃硬的製冷機(攻)x自認很金貴的懶蛋小少爺(受)
盛望:我筆直。
江添:我恐同。
〜〜〜〜〜〜〜〜〜〜〜〜〜〜〜〜〜〜〜〜〜〜〜〜〜〜〜〜〜〜〜〜〜
現代校園文。耽美。

每位作者都有不同的文風,木蘇里的文風就恰好get到我了。從《全球高考》到校園文《某某》無一不愛,清水般的內容卻依舊能以細膩感情打動我。

兩個學霸的故事,向來是校園文中最不缺的梗,即便如此,也無法不去喜歡這樣的少年。

坦率,熾熱,張揚,狡黠,肆意妄為,鬼靈精怪。天塌下來有高個子頂,無所畏懼,全身上下自信爆棚的孔雀少爺,他是盛望。給點陽光就燦爛,給點掌聲就開屏,看見他就好像看到了那年美好的青春。有誰能不愛這樣的罐裝望仔呢?

我們也無法不心疼這樣的少年。

早熟,優秀,冷傲,漠不關心,他是江添。自幼承載沉重的秘密,以冷漠包裝自己,帶著少年老成卻掙脫不開秘密的荊棘與牢籠。可是剝開他不近人情的表相,其實內心也充滿著對親情愛情的渴望,他無法不被光源體的盛望所吸引。大家幾乎忘記了,他僅僅是個十八歲未滿的少年。

這篇故事場景主架構於重點高中,有近三分之二的篇幅描述校園生活。喜歡看校園文的香草也發覺,木蘇里其實頗能把重點高中學子們學習的緊張氛圍營造掌握得恰到好處,尤其是理科資優班面對很多大小考週考期中考期末考競賽與複習卷,同學之間的良性競爭或妒忌,而且也沒有把江添和盛望高高置於神壇之上,反而讓我們看到學霸其實也是凡人,跟班上同學一樣都要天天拼讀到凌晨2點才能上床爭取短短幾小時的睡眠。再來更告訴我們,可以從他們答題速度快、複習效率高中得知,學霸不是不需要努力就能躺著開掛拿高分,主要還是懂得讀書技巧,明白如何用最精簡的時間獲得最高的效率。

至於兩個主角學霸江添盛望的好成績頗貼近現實校園生活中我們周邊可能出現的學生類型。就像班上有一種聰明且天賦高又肯勤奮學習的學霸,他們對於問題的解析比一般同學腦筋動得快,可是並非那種天才型學神。

文中有一段描寫盛望參加競賽時的感想:

“他自認聰明,卻遠沒到天才的程度。當初摸個老虎屁股都費了一番時間,到了競賽后半程更是明顯感覺到了辛苦。跟普通同學相比, 他還能被開玩笑地叫聲“掛逼”, 混到全省乃至全國最頂尖的人裡, 他也不過爾爾。”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頂尖聰明者世上何其多。也只有踏出一方天地後,才知道自己的渺小。就算時常動不動就來個孔雀開屏的盛望也是非常有自知之明。所以香草很喜歡盛望這孩子,他足夠聰慧但並不自大。

兩個少年都來自單親家庭,在他們成長時期各自的家長都有未盡職責的地方,相似的孤獨卻成長出個性完全截然不同的少年。他們同病相憐,在這世界中,從此有了溫暖,成為彼此的支點,不再踽踽獨行。

倆人在一起不到短短一年,一朝被校園攝影機揭露真相,師長與同學們的震驚,來自各方的壓力,重組的偽家庭自此分崩離析,無奈而又掙扎的兩人也被迫拆散。

那一句“花了五六年,又養出一個江添”真的看得我好心酸。明明就是個熾熱的少年,活潑開朗又讓人喜愛的望仔,長達六年的時光空隙使他完全變成一個清淡冷漠模樣。在別人看來,盛望變成了另一個江添,江添不過是變回了沒有盛望時的自己。但是再次遇到彼此,就彷佛是打開某種開關,他們都還是腦海中當初那個少年。

三號路依然長得沒有盡頭,梧桐蔭還是枝繁葉茂。人間驕陽剛好,風過林梢,彼時他們正當年少-

意外重逢後,已成年的兩人,再也不是當年無法承受外界壓力的孩子,已是可以攜手承擔外界風風雨雨的大人,再也不受親情綁架,也圓滿了他們年少時期最純粹的感情。

留言

發表留言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